她与病毒的距离不到10厘米

2020-05-30 09:17:45来源:泰州日报作者:本报记者 高爱莉 通讯员 陈兴栋

  黄文娟在采样中。 高爱莉 陈兴栋供图

  “第一次来武汉,第一天进舱。2月14日,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日。武汉加油!中国加油!”这是2月15日凌晨黄文娟发的一条朋友圈。虽然已离开武汉了,黄文娟还经常翻看这条信息。“忘不了这个特殊的生日,忘不了这段特殊的经历。”

  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、治愈出院,都离不开核酸检测,而咽拭子采集是核酸检测的一个关键步骤,但这也意味着,采样员要直面患者,呼吸间就可能感染病毒。面对这样一项高危操作,市中医院ICU主管护师黄文娟主动请缨参加第五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,逆行来到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开展咽拭子样本采集工作,成为了直面病毒的“刀尖战士”。

  采样时,她距离病毒不到10厘米

  “您坐好,头往后仰,放松,对,张嘴,放松,再放松……”每次为患者采样之前,黄文娟都会轻声提醒。咽拭子比普通棉签要长一点,黄文娟隔着面屏,直接面对病人的气道,距离不到10厘米。将拭子伸进患者喉咙后,她飞快轻拭扁桃体隐窝甚至更深部位。

  “患者一咳嗽,医生抖三抖”是对咽拭子采样操作最生动的形容。黄文娟说,采样操作虽然只有数秒,但咽拭子采集属于气溶胶操作,采集过程中采样人员需要凑近患者脸部,直面患者气道,将棉签伸进患者喉咙,擦拭患者扁桃体隐窝和咽后壁。在棉签取样过程中,会引起患者剧烈咳嗽,飞沫四处飞溅,感染风险极高,甚至还会引起呕吐,风险程度相当于重症病房里气管插管,因此,采样人员的装备比普通医护人员更严密。

  “除要戴护目镜、医用N95口罩及医用外科口罩、穿隔离服、防护服外,还要套上3层防护手套、靴套,以及一个全护屏的面罩。”黄文娟说,沉重的防护下,手感变得迟钝,手掌稍微握起就非常疼。

  “往往一工作起来会忘了痛感,下班脱下手套后才发现手指都伸不直了,手套里都是汗水。护目镜也老是起雾,影响视线。”不过好在方法总比困难多,后来她给眼镜和护目镜涂上了洗手液还有碘伏,既防雾又防病毒,个人感觉效果挺好。

  为确保精准,她总结出小技巧

  采样是个技术活。黄文娟常会在酒店里与队员一起反复讨论,研究采样手法,确保采样的精准性。

  她发现扁桃体隐窝这个位置分泌物富集,又最敏感,被棉签的棉织物刷一下,很容易采集到病毒细胞,但是这个位置却特别容易使病人不舒服。采样过程中,一些耐受力差的患者会因刺激出现条件反射,舌头不自觉地顶住上颚,以至于无法顺利完成采集,有的病人甚至会呕吐、呛咳,这就需要反复采样。

  “最长的一次采样,我前后花了有5分钟。”黄文娟说,病人难受,她也紧张。刚开始采样时,她经常是屏住呼吸,额头渗汗。“后来淡定多了,看清位置再行动,计算好取样的深度和转动时长,确保‘一击命中’。”

  为保证采集的效果,黄文娟还总结出一些小技巧:凑近患者脸时,尽量把眼睛眯起来,笑眯眯的样子可以减少患者紧张感,提高成功率。拭擦的动作必须迅速准确,力度也要尽可能轻柔一点,才能有效减少患者不适感。还有很关键一点,要跟患者提前沟通,让他们了解采集步骤,这样可缓解紧张情绪,减少应激反应。

  说不紧张是假的,但我不会退缩

  “之前从没做过这个工作,说不紧张是假的,但穿上防护服我们就是战士。我们来时就已做好去重症病房的准备,不能因为风险高就害怕、退缩。”黄文娟说,令她欣慰的是,大多数病人都能体谅她。

  给患者张大爷的采样最让黄文娟感动不已。那天,黄文娟打开手电筒,刚把咽拭子往张大爷的喉咙伸去不久,张大爷就开始皱着眉头,并努力吞咽。黄文娟说,当时张大爷产生了较强的呕吐感,但他强忍着不适,还用力抵紧椅背,努力张大嘴巴。

  “对,就这样,啊——好,成功了!谢谢您。”“哇——”黄文娟刚一转身,张大爷实在憋不住,抱着一旁的垃圾桶呕吐起来,并让黄文娟离自己远点。“你们在为我们拼命工作,可千万不能把你们给传染了。”

  采样工作除了要好技术,还要有好耐力、好体力。层层防护带来窒息感,长时间无法上厕所、无法进食,每天要在6个小时内站着完成精准采集,这无疑挑战着黄文娟的身体极限。低头、猫腰、抬头;再低头、猫腰、抬头……每天她自己都数不清重复一个动作多少遍,“我们护士们都互相调侃说,天天猫腰、抬头,就像好斗的公鸡,哈哈!”

  谁能想到,就是这个调侃自己是“好斗的公鸡”的姑娘,从开舱坚持到休舱,和组员们一道完成了1290人次咽拭子采集。

  

九色优选 | 跳跳猪 | 聚聚玩 | 有赚网 | 聚享游 | 快乐赚